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管理交流 >> 经济形势 >>
中心公告 Announcement
更多公告信息 >>



新闻动态 News
更多新闻动态>>


广告

现代管理视野下的国学智慧

  
上传者:管理员 上传时间:2014/5/14 16:15:22
       国学,是二十世纪初对应于西学在东方的传播而提倡的一门学问。它成型的源头是自商至西周盛行的六艺之学,即《诗》、《书》、《礼》、《乐》、《易》、《春秋》。随着历史与文化的发展,国学的广义范畴主要包括经,史,子,集四部。

 

       中华国学,是中华文化的核心部分,它博大精深,灿烂辉煌,它的智慧和精华,构成了中华文明的基石,它独有的文化价值,是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和创造力的重要源泉。从现代管理的角度来审视中华国学,无论是易,道、儒、佛,还是墨、法、兵等诸家,各家各派,各有千秋。它们在“道”、“德”、“仁”、“义”“法”、“利”等很多方面的论述,对企业和社会管理的发展,有着深刻和深远的指导意义,它们的智慧精华,对企业管理、社会管理、国家管理的方方面面,都可以举一反三,灵活运用,得益无穷。

 

 

一、《周易》的“阴阳之道”是现代管理的源头与灵魂

 

       国学智慧与中华文化的源头是《周易》,《周易》智慧的源头是“一阴一阳之谓道”。《易传·系辞上》指出:“一阴一阳之谓道,继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可以说,中华国学与中华文化都是由“一阴一阳之谓道“而衍生、发展出来的。一阴一阳如何成道?“道”是气的运化及其演变的规律,即阴气阳气运化的规律就是道。宇宙万物是靠阴阳之气运化而生,即要用一阴生一阳,它必须顺着天时而生,就是该生的时候要生,不该生的时候不能生,该生的时候还不能不生,这就叫“道法自然”地生。遵循“道法自然”的规律,就是善,故“继之者善也”,只有靠“善”才能不断地阴生阳,而这也正是“道”的本性,“成之者性也”。

 

       国学智慧博大精深,它的基本元素,或者说它的文化细胞是气,它把阴阳运化的对象和生成的新的物质对象的细胞都认作是气,气是中国哲学独有的重要概念。周易之道的运行是靠气来运行,是以阴阳之气、天地人之气来运行。“一阴一阳之谓道”的运行,又要体现为“厚德载物”。中华传统文化重德,纯洁高尚的品德就像那洁白的雪,一片雪是单薄的,它必须积累、加厚,这就是“厚德”。德是阴,物是阳,“厚德载物”,正是“一阴一阳之谓道”的运用与展现

 

       “厚德载物”是一个不断进行的过程,也就是要不断地阴生阳,如此“继之者”便能“生生不息”。国学智慧是能靠自身内在的“善”,遵循着“道”,不断地“生生不息”。《易传·象》讲“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天能行健,是因为它依有自身内在的“德”与“善”,能不断地生,就是“行健”,健了更能生,生了更健,那就能“自强不息”。

 

       由此可以说,《周易》思想的灵魂就是“生”。《易传·系辞上》说:“生生之谓易”,《易传·系辞下》说:“天地之大德曰生”,可见《周易》的本质精神就是“生”。一个“生”字有着丰富的内涵,它是“正德厚生”,有德才能生。这个“德”,必须是“大德”、“正德”,还要“崇德”、“厚德”,更要“盛德”。《易传·系辞上》指出:“富有之谓大业,日新之谓盛德”,“圣人所以崇德而广业也”。所谓“盛德”,是指日日更新、不断创新变化,这是一种德行,而且要不断反复地进行,这才能成为“盛德”,它是“阴”的力量;而“富有”不是指个人或集团、团体的富有,它是指包罗万象的“有”,是指拥有天下包括人类在内的万事万物,这才能称为“大业”,大业是“阳”的表现,如此便能“崇德而广业”,由“崇德”、“盛德”带来“广业”、大业“”,这也进一步表述和说明了“一阴一阳之谓道”、“厚德载物”的“生”的精神。

 

       周易之道是万物之道,《周易》的“”的思想,已成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灵魂,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根源就在于传统文化的根本精神,在于“生”。可以说,一个“生”字,概括了天地万物最根本的规律,天地运行最根本的法则和功能,它同时又表现在中华文化的方方面面。中华国学的儒家思想,它的核心是一个“”字。 “仁”是处理好自己与他人的关系,处理好了才是“仁”;处理不好,就是不仁不义。儒家思想强调“仁者爱人”, 只有心中存有“仁”,才能生出“爱人”之心,才能做到“爱人”。古时候用“仁”来指有恩于万物生育的事物,人们把果实的核又叫作“仁”,可见“仁”的本意也正是“生”的精神的根本体现。道家思想的核心是一个“无”字,“无”不是没有,它是能“无中生有”。老子的《道德经》,强调“道”必须有“德”,有“德”才是正道;而“德”的古意与“得”通解,这个“道”还必须能“得”,因此老子揭示“道”的本质和它的发展规律是“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生”了便是“得”,要“得”必须“生”。因为“道”能“生”,故“道”才能得万物。“道”与“德”都能“生”,“道”生长万物,“德”繁殖万物。能生长万物而不据为己有,帮助万物而不自恃有功,这种“德”是大德,是幽深玄远的德,不彰显的德,故又叫玄德。有德而不张扬,是真正的“德”。心存大德、道法自然一定能“生”,一定能“得”,以此来指导一切,便一定得道,得天地之道,得人之道,得万物之道。

 

       现代管理的成功之道,必须遵循《周易》的“一阴一阳之谓道”。当今企业的经营管理、发展战略、品牌策划、企业文化、市场营销的方方面面,如能运用好《周易》的“一阴一阳之谓道”,一定会有成效,一定会发展壮大。

 

       人们认识到,传统企业经营的是产品,现代企业经营的是品牌。如今的企业只会经营产品,它是做不长久,没有竞争力的。只有做品牌,企业才能做长久,才能做大做强。企业的品牌不是在企业内,而是在市场上,在企业的顾客和客户的心中。企业品牌的形象和特色在顾客和客户的心中有多久,企业品牌的生命力才会有多久。可以说,有顾客的需求才会有市场,才会有企业的发展。顾客的需求就是顾客的心,这是“阴”;由这个“阴”引发出、创造出企业的产品和服务,这是“阳”。由顾客的“阴”生发出企业经营的“阳”,这就是“一阴一阳之谓道”,就是现代企业的经营之道。有人说,企业制造产品,心灵创造品牌。企业的品牌是企业的特色、形象、文化扎根在顾客的心中,它成为顾客朝思暮想的追求,是顾客心中最美好的梦想。品牌是企业全力以赴用心创造的,又是顾客内心梦寐以求的,做品牌就是要不断抓住顾客的心,就像乔布斯的苹果手机,还没到市场,许多顾客已在专卖店前连夜排长队急切切等候了。

 

       现代企业都要建设好它的企业文化,企业文化是一个企业的底蕴,是企业管理的基础工作,它构成企业运行的气,它渗透并影响企业的各个层面和方方面面。没有好的企业文化,形成不了好的品牌,也不可能制定出好的企业发展战略,它的战略也不可能得到最有力、最有效的实施。由企业文化的“阴”,生发出企业的品牌,企业的发展战略并得以实施,这也就是“一阴一阳之谓道”的运用和体现。

 

       从市场营销的角度来看,企业必须以市场、以顾客和客户为出发点,来积极创造和提供最符合需求的产品与服务,这也是由“阴”生“阳”的营销之道。企业现有的市场和顾客是“阳”,潜在的顾客、客户是“阴”。要把潜在的市场、顾客变为企业现实的市场与顾客,这亦是由“阴”生“阳”的过程。企业要不断创新,不断用新的理念、新的方法、新的材料来开发新产品,这种不断创新的过程,也是以阴生阳的过程。现代企业营销必须进行市场细分,市场细分是企业针对顾客群购买同类产品时的不同需求来进行细分。只有抓住不同需求的“阴”,细分才是到位的、正确的。作为企业的市场定位,不是简单地在市场上定一个目标,定一个位置,而是根据前面细分所确定的目标顾客群心中的“阴”来定位,是把企业的形象和产品与服务的特色对消费者心目中的这个“阴”施加影响,让企业与产品和服务的特色在消费者心中占据一定的位置,这个位置就是消费者内心的想头,内心的欲望与追求,这样才是正确的定位。只有进行了正确的定位,企业藉此制定的营销战略与策略才能成功。

 

       由上可见,当今企业的经营,方方面面都可运用《周易》的“一阴一阳之谓道”的法则,只有运用好这个法则,企业才能由小做大,才能无往而不胜。

 

 

二、道家的“道法自然”是现代企业经营的法则

 

       老子的大智慧,在他的“道法自然的思想中得到了深刻的体现。何谓“道法自然”?这里的“道”与“自然”是什么关系?它并不是说“自然”高于“道”,而是强调“道”的方法、“道”的本性是“自然”,离开了“自然”就不成其为“道”,“道”是以“自然”来展现、为归宿的。那“自然”的涵义又是什么呢?“自然”就是天然、自成、顺依、自然而然。詹剑锋先生曾对“自然”作了一个定义:“凡物莫能使之然,亦莫能使之不然,谓之自然。”这个表述较为准确。老子认为“道”在运行中创生了天地万物,这种创生是依顺地自然而成,不是也不能强求。因而,这种“自然”也就类如“无为”。

 

       对于“道法自然”与“无为”的关系,老子认为:“道生之,德蓄之,物形之,势成之。是以万物莫不尊道而贵德。道之尊,德之贵,夫莫之命而常自然。”“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道”是万物的本源、根本 ,它的灵魂是要“生”。没有“道”,一切有形之物无所从出。此即“道生之”。“道”生万物之后,又存在于万物自身之中,成为万物各自的属性,即“德”。万物依靠其自身的属性(即“德”)来维持其存在的样态,此即”德蓄之”。万物凭借各自的属性而发展成独特个性的具有形体的物种,此即“物形之”。物种还要凭借环境而生长成熟,此即“势成之”。在这全过程中,“道”能生成万物,“德”能蓄养万物,万物各成不同的形态,都是顺应自然而展开。正因“道”和“德”皆能顺任自然,因此才能被尊崇、被珍贵。生长万物却不据为己有,兴作万物却不自恃己能,长养万物却不居心主宰,而是顺任各物自我化育,自然生长,这就是最深远的“德”。在这“道法自然”的过程中,它强调的是“无为”,也正是这种“无为”,却自然地生长了万物、繁衍了万物,这正是老子讲的“道常无为而无不为”。这里的“无为”不是没有为,不要为,是指不妄为。它与老子“无”的思想一脉相承,“无”不是没有,把握住“无”,就能“无中生有”。“无为”是要顺其自然。只要能顺任自然而不加以干预,任由事物自我发展、自然发展,让万物自化,就没有什么不能发展,没有什么做不成的。

 

       老子的“道法自然”的思想,运用于天地自然之间,就是“天道自然”的观念,认为天地的运行是自然而成,不假外力的;运用于人类社会方面,就是“无为而治”的思想。老子认为人世间和天地间的万物一样,都是自然化育、自然发展的,都要排除外在的主宰和干涉,使其自然而成,这就是老子在政治管理上的“无为而治”的思想。老子强调:“天地之所以能长且久者,以其不自生也,故能长生。”天地不为追求自己的发展,反而能长久地发展,这也是从另一个角度来印证“无为而无不为”的道理。老子在提出“道常无为而无不为”之后,紧接着说:“侯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化。”作为统治者的侯王,如能遵循用“无为”的思想来进行管理,万物一定自我化育,繁衍生长不息。老子借“圣人”的话指出:“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这里的“无为”,便表现为不干扰、不多事、不贪欲,人民就自然做他应该做的事,就纯正、朴实,就必然富足。老子提倡“无为”的理想是:“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而弗始,生而弗有,为而弗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老子主张人要处在“无为”的境界来处理世事,用“不言”的方式去教导。老子不是不要“为”、不要“有”,他期盼“万物作”,主张“生”和“为”,但生养万物、作育万物、事业成就都不据为私有、自恃己能、居功自傲。只有不居功自傲,他的功劳才不会被泯灭。

 

       在天地之间,最能遵循“道法自然”的,就是水。水具有独特的秉性,具有“善”的本性,因此老子称赞说:“上善若水”这里的“善”,我认为就是“道法自然”。只有做到“道法自然”,才能称作为“善”。所谓“上善若水”,是指世间万物中,最能做到“善”,做到“道法自然”的,就要像水一样。水的“善”表现在“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水是滋养万物而不争自己的私利,甘于处在别人都不愿呆的卑下之地。老子认为具有这样的心态,基本已接近了道的境界。由此,老子又指出:“江海之所以能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故能为百谷王。”水是柔顺的,向下的,是万川归海的。它是卑微的,接受的,包容的。水可成小溪、河流、江海,它拥有博大的胸怀。水总是由上向下,顺其自然,该到的地方一定到,不会不到。“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世间万物没有比水更柔弱的了,但它攻坚无数坚硬的东西没有不成功的,也没有任何其他东西可替代它。这就是“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以弱胜强,以柔克刚,这是谁都知道的,但除了水,谁也做不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水能成飞瀑、成巨浪,亦能水滴石穿。因此,老子感叹道:“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无有入无间,吾是以知无为之有益。”老子以水的特性说明无形的力量能渗透进没有间隙的东西,由此论证了“无为”的效益与作用。他进而认定:“不言之教,无为之益,天下希及之。”“不言”却有教导的作用,“无为”却能收到益处,老子不仅说明了柔弱与“无为”的关系,更指明世间万物除了水,几乎都达不到这种效果。

 

       在中华国学智慧中,老子“道法自然”的思想,正成为现代企业经营的法则

 

       企业的经营,要运用道家倡导的顺依事物发展规律来行事,就是要“道法自然”,要“上善若水”,要使企业的经营具有水的性格和功能,对市场的扩展和对客户的服务,能像水一样“润物细无声”。面对顾客和客户的需求,要虚怀若谷地听取他们的意见和要求,以谦卑之心,接纳各种新的信息与创新思想,企业的经营才能不断提升,不断发展。

 

         把水的性能运用在企业经营上,在市场渗透、顾客服务方面要善于理解和驾驭“柔弱胜刚强”的法则。老子讲:“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强则灭,木强则折。强大处下,柔弱处上。”企业在市场上的竞争,锋芒毕露,一定四处受敌,危机四伏。老是咄咄逼人,自己一定会忙得自顾不暇,最后招架不住竞争对手的进攻。坚硬的易折,表现强硬的东西一定是不长久的。而水不只是柔软的,它又是有意志的,人们讲“滴水穿石”,能做到这一点,不仅要持之以恒,更必须目标始终如一。因此,企业在经营中坚守自己的信念,持之以恒,才是根本的法宝,才能发展壮大、做到基业长青。

 

       现代企业管理要运用好道家思想,必须领会和把握好老子的“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的思想的真谛。企业管理,无论是内部管理还是对外部的营销及对顾客、客户的管理,要善于把握和运用事物发展的相反相成的原理,更要善于把自己的心态及为人处世放在低弱的位置,如此企业才有不断地、新的发展机遇

 

       道家主张“无招胜有招”,这是“无为而无不为”思想的另一种表述和应用。这里讲的“无招”,不是没有招,而是不需要有对手已经拥有的招。针对竞争对手有的招,我不要,我没有,我是无招。但我又不是真的没招,我有我自己的招,但是我有招却又不显露自己的招。真正的高手不是没有招,而是有招不出招,这叫不战而胜。因为你出了招,就那么些招,人家一看就知道,人家马上就有应对,破解你的招;你不出招,让对手不知道你有多少招,使他感到防不胜防,他就不敢与你竞争。

 

       企业在市场上竞争时,不要奢想战无不胜,没有一个企业能做到战无不胜能把所有竞争对手都打倒。就算你有本事把市场上现有的竞争对手都打倒了,新的竞争对手又出来了。就算你有本事不断地把新的竞争对手又打倒,差不多你也要倒了,因为你一定已经筋疲力尽了。企业在市场上竞争的成功法宝,不是要打倒竞争对手,而是要让竞争对手不能成为你的竞争对手,使企业在市场上没有竞争对手,这也就达到了“无”的境界。要达到这种境界,就是要企业的产品和服务在创新上做到与他人不同,使企业的产品和服务所具有的特色化、个性化、差异化,是竞争对手所没有的,是他们现在做不出、达不到的。其他企业达不到这个层次,就不能与我竞争。我企业要让自己的这种个性化、特色化、差异化形成一种风格、一种形象、一种标志,一种文化,这就能成为一种品牌,就能保持一种不战而胜的态势,使企业在市场上没有竞争对手,它在市场上的优势和生命力就是长久的。这一切,就是老子“无”的思想智慧的闪光点和运用价值。

 

 

三、中华国学智慧在现代管理中的运用

 

       中华国学博大精深,它在现代管理中的运用可以说无处不在,各显神通。

 

       《周易》中的“一阴一阳之谓道”是现代管理的灵魂,道家的“道法自然”是现代管理必须遵循的法则,儒家、佛家、墨家、法家、兵家等诸子百家的思想对现代管理的方方面面都可有各自的特色的借鉴和应用。

 

       孔子创立的儒家学派,是关注对人的教育和管理的。孔子有三千弟子、七十二贤,在教育和管理上他花了很多功夫,形成了儒家学派独到的管理之道。

 

       儒家思想的宗旨,是要做到《大学》中讲的“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大学》一书,既是论学成之事,又讲治国管理的道理。无论治国者还是企业管理者,要彰明其德于天下,就必须先从《大学》这八目内容中的“诚意”开始做起,而“修身”则是根本,也是关键,因为自身的修养是治理国家的必要条件和前提。这八目作为儒家思想的总纲领,造就了后代儒家对社会的关心和参与精神以及自身道德修养的提高,即儒家提倡的“内圣”与“外王”之道。

 

       面对世界市场的不断变化和企业竞争的日益激烈,每个企业都要“修身”,就是要建设好自己的企业文化;每个企业家也要“修身”,提炼自己的经营理念和经营素质。每个企业的”修身”,最核心的就是实践儒家文化在商业经营中历来倡导的诚信原则,始终把顾客的利益、社会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这是企业在市场上的立身之根本,发展之源泉。一切以消费者的利益为出发点,才能赢得消费者的信任,才能促进企业的经营和发展。在企业经营中,不讲诚信,也许会有一时的微薄收益,甚至一时会有明显的经济效益,但这绝不会有传世的成功伟业。儒家文化强调“诚意、正心”的文化价值,我们今天要以此使它变为维系企业经营的文化价值。

 

       儒家历来主张“生财有大道”,它不反对人们的求利行为,但特别重视取利的方式。孔子说: “富与贵,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 他强调“不义而富且贵,于我若浮云” 。《大学》中讲:“君子先慎乎德,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财,有财此有用。德者,本也;财者,末也。”可见儒家特别强调要用“德”、用“义”来取财得利。孔子认为:“见小利,则大事不成。”他更提出要“见利思义”。《国语》中主张“以义生利”,《左传》中则把“义”和“利”的功效作用说得非常清楚:“义以生利,利以平民。”义是能带来利的,而利是要给老百姓的。因此,国家也好,企业也好,你必须坚持以以义生利,并由此承担社会责任。这一思想运用到国家行政管理层面,就是《大学》中讲的“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的原则。从治国的角度出发,《大学》进一步提出:“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此之谓民之父母。”用孔子的话来说,就是“因民之所利而利之”以民心的好恶和利益为出发点,国家一定治理得好;以消费者、老百姓内心的“所好”、“所利”为准绳,研发并提供相应的产品与服务,企业一定蓬勃发展。

 

       儒家在这里所强调的“义”,是要讲诚信、讲社会责任,它既是道德资源,又是经济资源。国内外所有成功的企业,都把诚信作为追求和必备的品质之一,都是以诚信为本而发展壮大的。企业在经营中,诚信既是财富又是财源,还是财力。它是企业的一种无形资产。

 

       现代企业在市场上的竞争,要有自己远大的理想和目标,它要以儒家“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的宏愿襟怀为企业的经营理念,不断用“诚意、正心、修身”来锤炼自己,真正以“诚”字当头,以一颗真诚关怀客户的心,提升每一个经营管理者和全体员工营销服务能力,帮助客户能够“齐家”,帮助国家能够安度并战胜面临的经济与金融危机,让天下成为一个充满真诚、美好、富裕与和谐的世界,这就做到了“齐家、治国、平天下”。

 

       作为佛家思想,虽是汉代由印度传来,但它在中国许多年来本土化的经营,它与《周易》、道家、儒家思想相互影响、包容交融,已变成中华传统文化中的一个组成部分。佛家思想的宗旨是慈悲,核心是“空”。空的真谛是一种包容的智慧,虚空才能包容万有。“空”与道家的“无”有异曲同工之妙。道家的“无”,能无中生有;佛家的“空”,能生出妙有。正因为“空”,思想才能有创意,市场才任我们闯。可以说,心胸有多大,事业才能做多大;包容有多少,拥有才能有多少。心能虚空,包容一切,这就能在“空”中生出无数妙有。

 

       运用好一个“空”字,是我们企业内部管理的关键。企业的内部管理,是要发挥每一位管理干部和生产员工的积极性,是让企业的各级管理干部和全体员工在企业中有他们发展的空间。要让他们身心愉快地工作,使他们的智慧和才能在企业中得以充分展示并取得效益。当他们感到在企业里已经没有发展的空间,他们一定会走人,企业一定留不住人才。

 

       企业的外部管理是不断寻找并发现市场的空间,发现客户内心空间的需求,从而满足客户需求,才能拥有企业的市场,赢得企业的效益。企业在市场上的竞争,根本目的不是战胜竞争者,打倒竞争者,而是不断了解客户的心,在客户心的空间、即他们内心渴望的需求中还没有被满足的那部分空间内不断生出妙有。

 

       有人说,现在的市场是一片红海,许多企业在市场上激烈竞争,斗得头破血流,血流成河。为此,有些人要去寻找蓝海。蓝海在哪里?要到红海之外找蓝海,那是蓬莱仙境,是可遇而不可得。我认为,蓝海就在红海中。你在目标客户群中,不断地去寻找客户心中还没有被满足的空间,寻找他们不断变化的需求空间,就是不断细分市场的空间,提供与众不同的特色化、差异化、个性化、专业化的产品和服务,你就一定能开拓出新的市场,占领新的市场空间,获得新的不断发展的企业效益。

 

       佛家的理念是慈悲为怀、与人方便。企业家在经营管理中,以慈悲之心对待员工,以度人之念对待顾客,企业经营一定成功。企业要不断地把高质量的产品、最优质的服务提供给顾客,让消费者满意,让他们能放心地、方便地享用,这就是在做与人方便的事,就是在做佛事。你与人方便,也就是与己方便,企业也就发展了。企业不断地提供优质产品和服务,就在提高民众的生活质量,这就是企业家在做功德。经营企业的直接目的看起来是为了盈利,为了赚钱,你一味地拼命赚钱,结果是赚不到钱。你想到的是做功德,反而能不断地赢利。从经营企业的最后结果和终极目的来看,成功的企业,是能不断地让消费者和老百姓享受高质量的方便而满意的生活,这就是在做功德的事业。可以说,做顾客喜爱、满意的企业,就是在做大善事;这样的企业家,就是大善人。

 

       在先秦诸子百家中,墨子倡导的墨家学派,曾与儒家并称显学,在当时蔚为大宗,是社会上人们津津乐道的一门学派,影响很大。从儒墨两家来看,儒家不主张只讲利,孔子言利是以伦理规范为基础的,孔子强调“见利思义”;墨子则公开讲利,他把“利”分为公利与私利,私利是“亏人自利”,公利是“天下之利”,也就是“利民”、“利天下”,是大众之利。墨子反对私利,主张公利,提出要“爱利万民”。他认为“所谓良宝”是“可以利民”,使民得利。并说:“义可以利人,故曰:义,天下之良宝也。”墨子把“义”看成是达到“利人”、“利天下”的手段,倡导“贵义”。“不义不富,不义不贵,不义不亲,不义不近。”“义”是能带来富贵亲近的,为此,墨子强调“万事莫贵于义”。

 

       到后期墨家,干脆说:“义,利也。”因为墨家主张公利,义就是为了他人之利,天下之利,故义就是利了。墨家把义与利统一起来理解,把二者看作是同一事物不可分割的两个方面,最典型的就是墨子 “兼相爱,交相利”的思想,它是以“兼爱”为中心的社会伦理观和以“交相利”为中心的经济原则相结合。凡符合“兼爱交利”的行为就是义,否则就是不义,他主张既贵义又尚利,把义利并重,义利互动作为调整人们的物质利益关系的原则。

 

       墨子把“兼相爱”与“交相利”统一起来,提出爱人就是利人,“爱人者,人必从而爱之;利人者,人必从而利之”。他认为利人就是利己,损人就是损己,做有利于他人之事,并不意味着这种行为只有利于他人,这种有利是相互的,既有利于行为者本身,也有利于接受行为的对方,故决不能做一种牺牲他人以利于自己的事。人们在互利中达到利天下,这就是最大的义。

 

       墨子提出“兼相爱,交相利”的思想,它可以成为市场经济中企业与企业之间、企业与顾客之间相处的准则。墨子强调“兼相爱,交相利”思想中的“兼,即仁矣,义矣”,他亦是用“仁”和“义”来生发出“爱”和“利”的。市场上企业之间的利益是竞争的,企业与顾客的利益也是不同的,但相互之间能从对方的立场、对方的利益出发,以一种相爱之心处理双方的关系,相互得利,这样的市场竞争就会是有序的,各自得到的利益是公平的,社会、企业和个人也会因此而繁荣与成长起来。

 

       先秦时期的法家思想很是丰富,商鞅在秦国从事变法中注重经济改革,他提出“利出一空”的观点卓有成效。商鞅认为,要实现富国强兵,必须重农。而重农就要贯彻“利之从壹空出”(即只能从一条途径得到利益)的思想。商鞅针对人们的欲望很多,特别是人有趋利避害的逐利倾向,主张要以“利出一空(孔)”的思想来引导和规范老百姓的经济行为。他认为“民之所欲万,而利之所出一。民非一则无以致欲,故作一。作一则力抟,力抟则强。” 由此我们可以联想,企业在制订发展战略时,定位有时是不清晰的。企业面对的客户群和引导客户对企业产品与服务的需求,有时针对性较差,定位不准,产品与服务的设计大众化、趋同化的多,这就形成不了自己的专业优势和亮点。没有正确的定位,就形成不了品牌,也不可能制定和实施正确的发展战略。如果以“利出一空”的理念,使企业做好专业化,做成个性化,让客户在某一点上获得特殊的、专业的、深层次的、多附加值的利益,企业便能成为满足某一需求的冠军企业,企业便是市场上他人不可取代的品牌企业。

 

       当年商鞅为势力弱小的秦国作的国家定位是正确的,他深刻地指明:“利出一空者,其国无敌。利出二空者,国半利。利出十空者,其国不守。”如果我们把“国”字改为“企业”,借用为当今企业的经营理念,对我们亦是颇有启发的。一个企业必须有自己专业的、独特的定位,你四处出击,目标不一,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就没有优势。没有正确的定位,就没有企业在市场上的地位,这是企业在经营管理中必须坚守的信念。

 

       商鞅“利出一空”的思想,给企业的市场定位带来经营理念的启示,李悝和韩非的某些思想,对企业的人力资源管理亦有一定的启迪。李悝认为:“食有劳而禄有功,使有能者而赏必行,罚必当。”论功行赏古已有之,企业的奖惩制度必不可少,但制订得恰当最为重要。李悝特别强调对“有能者赏必行”,是对人才的重视并得以鼓励和发扬。他提出“罚必当”,也是希望不要挫伤人的积极性,保护人的能力的发挥。韩非主张“明主之所导制其臣,二柄而已矣。二柄者,刑、德也。”韩非作为法家,他主张严刑峻法,但这里他提出君主要掌握好“二柄”,即两把刀子,刀把子和印把子,一是用刑,即执法;二是施德,即行赏。严格的企业管理,特别是制定行之有效的规章制度,是保障企业成功的必不可少的条件。韩非还提出:“因任而授官,循名以责实。”这在企业人力资源管理中有现实的运用价值。企业必须根据工作需要和任务来安排岗位,授予相应人员的职务;根据相应的岗位来建立、健全岗位责任说明书,并以此了解任职人员的工作表现和业绩,把“实”与“名”进行对照,确定是奖励还是惩罚,这就是人员的任职考核。

 

       在先秦的兵家智慧中,有着更多的思想可运用于企业的经营管理。兵家是研究战场,而企业面对的是市场,市场就是战场,许多谋略智慧和经营原理是相通的。《孙子兵法》的影响力之所以大,是它讲述兵家的所有谋略,始终贯穿了“五事”、“七计”以“道”为首,处处体现了《周易》之道、老子之道。《孙子兵法》提出:“百战百胜,非善之善也;不战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故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战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毁人之国而非久也,必以全争于天下,故兵不顿而利可全,此谋攻之法也。”《孙子兵法》不主张“百战百胜”,希望是不战而胜。它指出不能靠硬打使敌人屈服,靠强攻占领敌人的城堡,靠久战毁灭敌人的国家,而必须用全胜的战略争胜于天下,在实力不受损耗之下获得全利,这就是以谋攻敌的法则,它与道家的“无为而无不为”的思想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孙子兵法》认为:“胜兵先胜而后求战,败兵先战而后求胜。”这里的“先胜”是心中有必胜的信念。这就要求企业在市场上先要心胜,你心中的理念坚定,有道在心,有必胜之念,你一定能打赢胜仗。企业在经营中有一个崇高的理想、伟大的信念,有明确的经营理念,这是至关重要的,这是企业的主心骨,生命线。

 

       《孙子兵法》提出:“将者,智、信、仁、勇、严也”,这就是“将之五德”:智能发谋,信能赏罚,仁能附众,勇能果断,严能立威,此也可看作是对优秀企业家素质的要求。另外,《孙子兵法》强调“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能因敌变化而取胜者,谓之神。”市场总是变化的,你要能随机应变才能取胜。在变化中,企业必须不断创新,但这种创新是“致人而不致于人”,你的创新不是从人家那儿来的,是自主研发的,是人家没有的,企业研发出来可提供给别人,满足顾客需求的。同时这种创新能“攻其无备,出其不意”,是竞争对手还没有的、意想不到的,这样的创新策略才是成功的。企业要竞争、要创新,必须先要做好市场调研,无论是战场还是市场,“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知天知地,胜乃可全”。企业只有对市场、对竞争对手、对自己的客户、对自己的企业和员工都了如指掌,才能在经营中百战百胜,应对自如,达到出神入化的境地。

 

 

       中华国学著作汗牛充栋,思想智慧源远流长,它就像《周易》之道、老子之道,不断生发,化育万物,传播文明。它化育万物的功能,自然也福泽于企业与现代管理,使企业的经营、企业的发展、社会的发展,国家的发展,承载着“德”的智慧,怀着《周易》的“生”的灵魂,张扬“天行健”的理想,不断实践那“道法自然”、“厚德载物”、“生生不息”的成长历程。

评论列表
      共0条信息 当前1/0页 5条/页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我要评论
    评论:现代管理视野下的国学智慧
    学习热线:0531-82523306 88362508
    济南学众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7-2013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鲁ICP备15032483号-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