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人十年》专栏 | 老成持重的60年代/王兆波:为核电线缆\"定标准\"领军同业
发布时间:2018-04-18 16:29:07


1078547937.jpg

1.jpg

《十人十年》——老成持重的60年代

王兆波:为核电线缆"定标准"领军同业


【引子】资金、人才,还有市场前瞻,究竟什么才是企业经营最大的困难?王兆波认为这三项往往是“轮流出现”;刚筹来资金,又出现了人才断档;刚聘了高级人才,又面临转型困境;转型后刚驶入快车道,发展的资金缺口又来了…不过“缺乏大笔资金我们可以做小生意,没有高级人才我们可以发掘中级人才,但市场前瞻及企业转型,是每一个企业永恒的难题。”王兆波如是说。他认为,企业的每一次转型,都是生或死的较量,尤其是中小企业,成功则继续,失败就关门。


本期学员:王兆波,山东华凌电缆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二十五班)。在总裁班学习的经历,为他战略眼光的积累打下了基础。王兆波:“尤其是一些课程,系统教授了企业管理、财务等方面,这让我能从更全面的角度考虑企业的运营。”他认为做到知己知彼,才能对企业的市场地位有更合理的评估。


01

市场最红火,就该考虑转型


股市有句谚语:“当小区里老伯大妈都在说股市上的钱好赚时,就该考虑退市了。”王兆波不是股神,但他对市场的判断犹如最冷静的投资者,当一个行业到了最热的时候,我们就要考虑转型了。


大概在2006年前后国内制造业大发展,能源市场一片红火,“就拿山东省来说,每个县都有自己的小火电厂,全省一年建十个八个火力发电厂不在话下。”接连投入建设的火电厂,为华凌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订单,也让王兆波嗅到了危机:“煤炭是不可再生资源,火力发电厂的建设和运营不可能一直这样。”基于对市场细致的观察,更坚定了王兆波的判断:“这个行业已经疯狂了!”


据王兆波回忆,此前煤价常年徘徊在每吨一百、两百元,短短几年间一跃到每吨千元,依然供不应求,在火电站建设方面更是疯狂,“当时发电机组根本生产不过来,各地电厂都在抢,以至于发电机组早安装一天,电厂就愿意多支付万元!后来居然传导到发电机组的设计上,图纸比合同约定早交一天,甲方也愿意多付万元!”


然而即便准确判断了行业的现状,也不意味着要有所行动,因为当时华凌在工矿企业配套电缆占据了极大的份额,尤其是省内各大工矿企业都是客户,火电站建设热潮的惯性就足够让企业赚得盆满钵满。不过“将企业的未来捆绑在单一行业是危险的,就好比企业依赖大客户,尽管这个大客户能消化你50%的产能,但一旦它感冒,你就得跟着打喷嚏。”王兆波打了个比方,可以说自从判断出市场现状后,企业转型的决心就从未动摇过。


要不要转?要!怎么转?王兆波决定还是从电厂配套电缆开始做起。2008年,国家成立了三大核电公司,他预感这就是未来发展的风向,于是力主核电电缆项目立项。王兆波认为,企业要进入一个全新领域至少需要三年:“第一年研发产品,第二年建立人脉,第三年积累经验,但我没想到的是这个项目前后做了八年,前六年都是单一的投入,几乎没有产出!”


2.jpg


02

站在市场“高高端”


尽管都是电厂,核电站与火电站的配套电缆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就好像在火电厂,现在除尘做得很好,你就算光着膀子干活也没问题;但核电厂工作都要套上厚厚的防护服,要是光着膀子核辐射肯定让你吃不消。”王兆波如是说明传统电厂电缆与核电电缆的区别。


那么华凌的电缆能否胜任“穿防护服”的工作?“根据用途不同,核电厂用线缆标准并不一样,最外围的线缆标准是K3级,与大部分其他电厂所用线缆差别不大;标准最高的是K1级,是用在核反应堆内部的。目前我们不仅能生产K1级别的电缆,还是三代核电AP1000中国唯一一家核电电缆技术转化单位。”


现在雄厚的技术储备,缘于当年对市场形势的高瞻远瞩。不过连续六年几乎没有产出的投入,很难用“高瞻远瞩”来说服别人。事后回想,王兆波用“孤军奋战”来描述自己的状况,“跟同行聊天,不少人都评价我判断错了。我估计厂子里也有不少人这么想,但自己又不能一一解释,还要推着大家一起走。在精神上对自己也是一种伤害。”


王兆波坦言:“如果我们是股份制公司,那么我想核电电缆的立项就会被董事会驳回;如果我们是国企,连续几年不计回报的投入肯定会让领导找你谈话。”然而王兆波坚持了下来,这恐怕不是单纯的信念所能支撑的。“那几年的坚持虽然辛苦,转型的时机与细节也值得商榷,但是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公司转型的大方向。”王兆波认为,公司转型的决策,是建立在对市场多年观察的基础上,矛盾也只是局部引发。


一点通、点点通。成功研发出反应堆级别的线缆,华凌得到的不仅仅是源源不断的业务。“核电厂的建设周期,国际上通用的标准是48个月,48个月内都需要稳定供货;目前国内核电厂建设也逐渐进入高潮,预计全国每年建设7、8个。”这个领域对线缆的需求极大。


如上所述,反应堆所用K1级别线缆标准很高,设计使用寿命高达60年,“目前民用建筑的设计使用寿命是70年,但大部分电缆只有20年的使用寿命,我们为什么不能将二者的设计寿命统一起来?”于是参考核电线缆的设计,华凌重新换版、编写新标准,“目前建筑领域采用的就是我们的标准。”于是,以核电线缆为点,华凌的产品线一下子丰富了。


公司经营最近的一项重大业绩,是济南地铁R1线的中标。“都说地铁、高铁标准是线缆的高端,那核电线缆标准呢?有位专家就称其为‘高高端’。”王兆波认为,占据了市场标准的“高高端”,就意味着任何领域线缆的使用标准都不在话下。


“现在不仅是核电,公司凭借自主研制新型电线电缆的能力,被认定为国家企业技术中心、新能源电缆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光伏、风电等其他新能源线缆,都用的是我们的标准。而且我们现在还能做汽车充电桩、包括汽车线束的线缆,可以说横跨很多领域。”


3.jpg


03

我的“地盘”,标准做主


除了市场前瞻和转型魄力,王兆波给公司最深的烙印,恐怕就是对标准,尤其是“高高端”这样标准的执念了。说起自己的执念,王兆波也是感慨良多,“上世纪80年代我做电缆销售,亲眼看到一些‘国营大厂’的运营不按标准来,既不执行质量标准,也无视合同制定的标准。有时候我答应人家15号供货,结果下个月15号了货还没齐。我已经给了客户承诺,尽管不是我能决定的,但供货既不能保质保量,又不能按时,我自己心里很愧疚。”基于这种愧疚,王兆波在上世纪90年代初“单干”后就给自己立下规矩:严格按照质量标准生产,严格按照合同标准执行。这个规矩延续至今。


“‘标准’对于一些小企业来说只是参考,甚至‘国标’都成了最高标准。要知道如果连‘国标’都达不到,这产品就不应该生产销售的,最低标准居然成了最高!”对于产品标准执念,让王兆波的公司行业领先。其次是合同执行标准,他说每个月22日就是公司的付款日,“不用供应商催,我们财务自动会把钱打给他们;某些厂家还要请甲方财务吃饭,这种情况在我们公司是根本不存在的。”付款如此,供货自不必说。再就是内部管理标准,他首先践行了“内部发现只奖不罚”标准,“有种说法是‘质量标准是罚出来的’,以前公司也这么认为,后来发现质量问题根本解决不了。”经过调研,王兆波发现车间已形成互保体制,发现问题没人汇报。于是王兆波“只奖不罚”,“前提是内部发现,只要出厂前发现质量问题,一律奖励。”到后来不仅产品质量持续提升,这笔奖金也很难发出去了。王兆波生长在沂蒙老区的一个农民家庭,家中长辈堂堂正正做人,规规矩矩做事的家风,在潜移默化地植入了他的灵魂深处。


而在总裁班学习的经历,为他战略眼光的积累打下了基础。“尤其是一些课程,系统教授了企业管理、财务等方面,这让我能从更全面的角度考虑企业的运营。”他认为做到知己知彼,才能对企业的市场地位有更合理的评估。由于长期坚持上述三个标准,华凌早已晋升为全国电线电缆标准化技术委员会会员单位,这种坚持王兆波认为既与父母的言传身教有关,也离不开在山大总裁班的学习;王兆波治下的公司有理由通过产品的“高高端”,继续用高标准,领军线缆行业!


4.jpg


(撰稿:朴正植   编辑:Eva    设计:张凯)

公司简介:

山东华凌电缆有限公司成立于1997年,是一个集电线电缆的研发、生产、销售、安装、服务于一体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公司自成立以来,先后取得了“3C强制性产品认证”“CQC产品认证”“ISO9001质量管理体系认证”“ISO14001环境管理体系认证”“OHSAS18001职业健康安全管理体系认证”“MA认证”,获批国内核电电缆院士工作站,荣获“山东省省长质量奖”“山东省名牌产品”“全国守合同重信用企业”“山东省消费者满意单位”“鲁班奖”“济南市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山东省企业技术创新奖”,支持第十一届全运会重点工程建设贡献奖等。

5.jpg


在线报名 Online registration